全國免費咨詢熱線:400-123-4567

                          經典案例

                          原云南省省長李嘉廷受賄案

                          被告人:李嘉廷,男,58歲,原云南省委副書記、云南省人民政府省長。因涉嫌受賄犯罪,經最高人民檢察院決定,于2001年9月被北京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被逮捕。

                          2003年2月,北京市人民檢察院第二分院向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公訴,起訴書中指控:被告人李嘉廷在1994年至2000年擔任中共云南省委常 委、省委副書記、云南省人民政府副省長、省長期間,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10人謀取利益,先后三十次伙同其子李勃或單獨收受他人財物共折合人民幣共計壹仟 捌佰余萬元。案發后,被告人向檢察機關揭發他人犯罪事實,部分查證屬實,并提供重要線索,使檢察機關得以偵破多起重大案件。據此,檢察院以受賄罪對被告人 提起公訴。
                                  辯護思路:本案被告系原云南省省長。律師接手案件查閱了相關證據材料,認為本案控方提供的證據材料非常充分,且被告人對檢察院查明的主 要犯罪事實也供認不諱,對其行為定性也無異議。辯護過程中,律師就案件部分事實的認定及適用法律上,結合受賄罪認定的法理研究提出辯護意見,并請求法院考 慮被告人具有的從輕、減輕情節。最終法院判決被告人犯受賄罪,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

                          一審辯護詞

                          審判長、合議庭:

                          北京市京都律師事務所接受被告人李嘉廷的委托,指派本所田文昌、韓嘉毅律師擔任被告人李嘉廷的辯護人。律師接受委托后,進行了閱卷、會見,參加了庭審活動。現根據已經查實的證據情況依法發表如下辯護意見,請合議庭予以考慮。

                          一、根據法庭審理所查實的相關證據和刑法的具體規定,辯護人對控方指控被告人李嘉廷構成受賄罪的犯罪性質不持異議,對起訴書中指控的主要犯罪事實不持異議。

                          二、辯護人認為起訴書指控的部分犯罪事實證據尚不夠充分,需要進一步查實;對于部分證據的適用提出異議。提請法庭對此予以重視。其中包括:

                          (一)收受葛建輝賄賂部分

                          辯護人認為:在該項事實中由于請托事項與被告人行為之間缺乏因果聯系,故認定被告人為請托人謀取利益方面的證據不夠充分。具體理由是:
                          被 告人雖收受了葛建輝的弟弟葛景輝給的錢,但庭審查明,葛建輝從未當面正式明確向被告人提出請托,其所期望的是職務的提升、政治上的幫助和建立一種良好關 系。送錢人葛景輝在送錢時所做的表示是不明確的,即只是希望被告人在工作上給葛建輝支持和幫助,既沒有涉及轉正,也沒有涉及調動和提升。被告人的行動與上 述兩者之間都沒有直接的因果聯系。被告人只是在葛建輝平職調動中起了一定作用,而這種行為既不是葛建輝所請托的,也不是葛建輝所期望的,屬于一種正常的工 作安排,并且葛建輝只是多名調動人員中的其中一員。所以,辯護人認為,被告人雖收取了錢財,但認定其為行賄人謀利的證據不夠充分。

                          (二)收受李忠平賄賂部分

                          辯護人認為將被告人收取李忠平錢的行為認定為受賄,在適用法律上值得研究。庭審活動已經查明的事實證明:李忠平確有請托,被告人也確實收取了李所給的錢, 但被告人的行為是否可以認定為利用職權為他人謀利確屬需要研究。因為,銀行系統的人事任免權不由省委決定。證人李素華的證言表述:銀行任命干部一般原則要 尊重上級主管部門的意見,就算被告人堅持否定,也只有部務會才有決定權。可見被告人不存在職務上主管、經管、負責該項工作的便利條件。況且更重要的是被告 人在此事件中,只是表態尊重上級機關、組織部門的意見,即只是未持否定意見。其所表現出為請托人謀取利益的性質并不明顯。這種情況不同于在客觀條件不具備 或不很充分的情況下,通過積極的作為行為,為請托人實現請托事項所體現出的謀利行為。

                          退一步講,即使對此類行為仍以受賄對待,辯護人認為不應將后四次送的錢也認定在被告人的受賄金額當中。因為第一次送錢時間已經發生在謀利益之后,李忠平明 確表示了感謝與升職有關的意思,而后四次送錢時,李忠平則明確表明是感謝被告人對個人的幫助,且以后再未出現過其他請托與謀利益的情況。因此,后四次送錢 與被告人謀利益的行為已經沒有對應關系,屬于感情投資的性質。

                          值得注意的是,不論是理論上還是司法實踐中,有時容易將為了拉關系、討好而給付錢物的行為與被告人收受賄賂行為相混淆。因為這兩者之間的界限有時確實難以 區分。體現在個案中,有的時候在事前給錢、有的時候在事后給錢、有的時候分若干次給錢,如何區分行為性質?辯護人認為要結合具體案件情況加以分析。

                          結合本案,由于被告人所處的地位,決定了許多情況下給錢的人并非只是針對某具體事項而實施給付行為,有許多情況下行為人只是為了討好、拉關系而給錢,期待 的是長期的利益,而并無明確的權錢交易。如果行為人所實施的給付行為帶有明顯的對應性,符合錢、權交易的特點,則可以認定被告人的行為是受賄行為;如果行 為人所實施的給付行為帶有明顯的期待長期利益、討好、拉關系的特點,則不應以受賄論處。有些情況下長時間的感情投資與一時的權錢交易可能會發生在同一主體 身上,而在權錢交易過程中又體現出明顯的對應性。如在較長時期內多次送錢送物,而并無請托事項,一旦出現請托時又專門另行給付財物,此時在謀利與受賄之間 具有明顯的對應關系。這種情況下能否將受賄人長期、多次收取的財物累計計算,一概計算為受賄的金額?在理論上確有進一步探討的必要。從嚴格把握受賄罪條件 的角度和有利于被告的角度,應當將兩種情況予以區別對待。

                          Copyright ? 2014-2016 織夢CMS 版權所有     ICP備********號

                          时时彩最精准人工计划